村民自费修路被罚——论涉法言情间的平衡点

近日,有媒体报道,四川攀枝花市啊喇乡村民何元能在1999年就承包了当地一片荒山,还办理了林权证。他家上下山只有一条窄窄的小路,物资全靠人背马驮,出行十分不便。2018年,他借债7万元,刚把路扩宽,就被人举报了。该事件引发了许多网友热烈探讨,正如名言道:“人类受制于法律,法律受制于情理。”多数网友十分同情村民。众生百态,万口难调。那么执法者由百姓赋权,可否因这舆情枉顾法律的红线?我们看一下现实中是如何处理的。

 

【案情简介】

2018年9月12日,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接到匿名举报:何元能占用林地修路。经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查明,2018年6月份,何元能为运输林产品及肥料,将原有小路进行扩建,原有道路宽1米。经鉴定,扩建后道路长847米,均宽3.5米,面积2964.5平方米(4.4亩)。林地权属为啊喇乡旺牛村大村组集体所有,林种为用材林及经济林。原有小路面积847平方米,扩建道路占用林地面积2117.5平方米(3.17亩)。

 

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认为,何元能的行为违反了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第一项规定,已构成擅自改变林地用途。2018年11月9日,该局作出《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何元能林业行政处罚:责令于收到林业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恢复原状;并处非法改变用途林地每平方米21元的罚款,计44467.5元。

何元能称,他承包的5亩土地是在半山腰,扩建上山的路要经过村集体的“荒山”,而该土地已经承包给了他人,他找到土地承包人协商,对方同意了修路。2018年6月,他决定直接在原有的小路上加宽,这样可以节约修路成本,加上小路两边大多是杂草,几乎不用挖到树木。农村修路以不砍伐树木为底线,正因如此,何元能并未注意自己没有办审批手续而违法的事实。

【后续进展】

2019年7月2日,攀枝花东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何元能请求撤销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法院一审判决后,何元能没有再上诉。他称“如今大半年过去了,他还没有缴纳罚款,也没有把道路恢复原状,法院和森林公安也没联系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

  据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仁和分局获悉,因考虑到何元能家庭条件等因素,并未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但仍会继续催告他履行行政处罚决定。

攀枝花市啊喇乡旺牛社区一干部表示,何元能修路时没向村上、乡里报告,也没办理相关手续,最终被森林公安处罚。为减轻处罚,村里还为他出了困难证明,主要是他妻子患有风湿心脏病。“这件事给大家敲响了警钟,主要是法律意识淡薄造成的,现在村里的宣传力度也很大,现在都知道修路要办手续。”

【法律分析】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何元能扩建道路的行为是否存在占用林地情形,以及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作出的处罚尺度是否恰当。

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所收集的证据充分证明何元能扩建道路占用的土地为集体所有林地,何元能在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批准以及未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在集体林地上私自扩建道路,属于擅自改变林地用途的行为。

  同时,根据我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三条“未经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擅自改变林地用途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恢复原状,并处非法改变用途林地每平方米10元至30元的罚款”,以及《四川省林业行政处罚裁量标准》第十条“擅自改变用材林、薪炭林、经济林林地用途的,面积在2亩以上5亩以下的;责令限期恢复原状;并处非法改变用途林地每平方米20元以上25元以下的罚款”的规定,何元能的行为应当受到处罚。何元能称其未占用林地且处罚依据认定错误的理由不成立,同时,何元能提出其出于公益目的扩建道路的抗辩,不能成为其免除行政处罚的理由。

【反思】

本案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在常见的行政、治安管理案件中,公众会产生大家都犯错,则“法不责众”的错觉,并以自认的期待要求执法者改变执法模式。法律是一种不断完善的实践,虽然可能因其缺陷而失效,但它绝不是一种荒唐的玩笑。法律能保障社会的良好秩序,执法者也必须守住这一底线,在守住这法律的基准河堤线后,才能探讨更合乎情理的执法模式。否则混沌之水必将溃堤淹没秩序。

 

本案中,四川攀枝花市森林公安局并非“铁腕”执法,在依照法律规定实施了处罚后,也考虑到何元能家庭条件等因素,并未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可见处罚与教育的缺一不可,既不能片面强调处罚、搞“不教而诛”或一罚了之的执法模式,也不能放弃执法职责、包庇纵容违法相对人,落“以情代法”、“情大于法”之实。

 

现今许多执法者与时俱进,秉持“纠正违法行为,教育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自觉守法”的目的,采取了许多非传统的惩罚手段。比如,2019年,安顺市就出台一个关于“生态司法修复工作”的意见,提出生态司法修复的主要方式,可以有补植复绿和缴纳生态司法修复补偿金两种。那么,该案中是否也可借鉴这样的方法,让何元能补植树木或者通过义务护林劳动,来弥补自己不当的违法行为?这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人性化执法,能够促进法律的完善,促进法治社会的健全与发展。但人性化执法也不能置法律于不顾,只有按照法治思维,在依法行政的框架内进行人性化执法,才能行稳致远,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版权所有:昆山市法治宣传教育中心,昆山市尚法文化传播研创中心 地址:昆山市前进西路1801号

电话:0512-57507630 电子邮件:ks_sfj@126.com

ICP备案:苏ICP备13007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