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知

朱闻麟

冬至后,江南的早晨一直浓雾弥漫,乡间道路上几米开外很难分辨人与物。

这天一大早,李民平开着电瓶车准备进城,去参加一个企业的公开招聘笔试。就在他从乡道转入镇区大路时,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的路面上,像是有个东西横在道上,连忙一个急刹车,车子刚刚好停在一个倒地女子的身边。

李民平连忙停好车,俯身问女子怎么了,女子只顾哼哼,看来是伤得不轻。事情来得太突然,李民平环顾四周想找个帮手,可浓雾中连个鬼影都没有,怕时间久了会出事,连忙抱起女子,把她扶到自己的车上,然后艰难地推着车向医院而去。

把女人送进医院急诊室后,李民平忙进忙出地为她办好各种手续,随后就在一边等着医生的消息。一番检查后,医生说手脚的擦伤无大碍的,不过X光片显示腿骨折了,要入院治疗。

一听没生命危险,李民平算是放下了心,一看时间不早了,急忙起身想离开,不想被护士给挡住了,要他先把住院的押金给付清了。

李民平忙解释道,说自己是出于好心,把伤者送过来的。护士不理会,一定要李民平付钱,还说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被撞的伤者到院后,肇事人一走了事,医院不但垫了不少医疗费用,后来伤者死了,医院还支付了火葬费。

李民平万万没想到自己做好事会做出漏子来,眼看着考试的时间正在慢慢接近,机会不能失去,李民平只得把口袋中的钱全都掏了出来,押到了护士手中,随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开车赶到考场,正赶上开考铃声响起,李民平急急忙忙奔进考场,没想到被监考老师拦了下来,要看他准考证和身份证。

准考证与铅笔橡皮放在一起,可翻遍所有的口袋却没有找到身份证,猛地想起一定是与钱放在一起给护士了,急忙跟监考老师解释。

监考老师还算通情达理,认真地核对了准考证上的照片后,让李民平先考试,等结束后再把准考证连同身份证一起带到考务处验证。就这样,李民平还算顺利地完成了考试。

出考场后,李民平赶到医院,找到护士值班室。刚进去,就听一个声音传来,“就是他!”这时,李民平才发现,护士室里有两个民警,其中一个扬了扬身份证说:“你就是李民平,那受伤女孩是你撞的吧?”

一听这话李民平急了:“我没撞人,我是怕有个三长两短,这才好心把她送到医院的。”“那谁是肇事的?”民警问,“我不知道,当时雾那么大,四周又没人。”“没人你就可以耍赖了?”李民平被他这么一问,整个人就傻了。“好了,别狡辩了,把电话告诉我,你先回家等待处理。”

李民平去过考场核对信息后回了家,也不敢告诉父母自己出了事,只是闷闷不乐地在房间内想着心事。要是真找不到一个人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话,那就只能背起这个黑锅了,幸好女孩伤得不算重。

第二天,李民平特地叫上表哥,两人带着水果去医院看望女孩。昨天救人时也没细看,原来女孩长得很靓丽,而且十分开朗,根本没把受伤的事放在心上,和李民平是有说有笑的,这让李民平很是开心,感觉背这个黑锅也值。

女孩出院那天,李民平叫表哥开着他的面包车去接。原本说好了,女孩住院的所有费用都得李民平支付,没想到女孩跟父母一阵耳语后,女孩的父亲自己去把账给结了,还把以前李民平垫付的钱也还给了他,把李民平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女孩说:“那天雾很浓,但什么车撞了自己、肇事者长什么样还是记得的,我可不想冤枉好人。”说罢女孩把轮椅转向李民平的表哥,微笑着说道:“你的车牌号好吉利,真是看一眼就永生难忘啊!”

李民平的表哥脸上一阵痉挛,尴尬地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等大家都出了病房,还是李民平把他给拽出来的。

后来,李民平和女孩好上了。李民平的表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去了派出所投案自首,也解开了李民平心底的那个事故疑团。

 


版权所有:昆山市法治宣传教育中心,昆山市尚法文化传播研创中心 地址:昆山市前进西路1801号

电话:0512-57507630 电子邮件:ks_sfj@126.com

ICP备案:苏ICP备13007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