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之后

陆惠明

吴新梅在家政公司找到了一个看护老人的活。接待她的人说,老人以前是个教师,一个人住,最近脑子不太清爽,他儿子就让我帮他找一个有点耐心的人照看他。

吴新梅说:“行,可以先试试看。”

那人就掏出手机打电话:“陈先生啊,你托我找的人我帮你找到了,你现在有空来一趟吗?”

一会儿,那个陈先生来了。

吴新梅抬头,心里咯噔一下,怎么是陈玉?

显然陈玉并不认识吴新梅,与她打过招呼后,就跟她说具体的事项,一是工作内容,二是工作时间,三是工资薪水。

一切谈妥后,吴新梅就跟着陈玉走。陈玉把吴新梅带到了一个老式的小区,两人上了二楼,陈玉打开陈旧的防盗门。

吴新梅跟着陈玉进门,屋里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气。陈玉朝里屋喊了一声:“爸,你年纪大了,一个人生活不方便,我请了个人来照顾你,她叫吴新梅。”说着往里走。

吴新梅也往里走,看见卧室里有个年迈的老头,朝南坐在轮椅上,他根本就不理陈玉。

陈玉来到他跟前,盯着他,小声地说:“爸,这是吴新梅,以后你的起居饮食都由她来照顾。”老头依旧一声不吭。

吴新梅觉得老人很古怪,没有一点表情,也没有一点声音,果然如家政公司的人说的——老人的脑子不太清爽。

陈玉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叮嘱吴新梅千万要照顾好他父亲。

陈玉拎着一只箱子,蹲下身子对老人说:“爸,我走了,你往后要听她的话啊,千万不能任性。我这一走,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看你了……”陈玉哽咽着,站起来对吴新梅说:“我爸就拜托你了。”然后转过身,走向防盗门,开门,关门,下楼梯。

屋子里出奇安静。静得让吴新梅窒息。可她心里却在笑,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要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发泄一下。她要让陈玉知道什么叫一报还一报。

吴新梅正在得意的时候,突然,老头嗖地站了起来,离开了那辆轮椅,脚步飞快地来到阳台,趴着窗户朝外张望。把吴新梅吓了一跳,他竟然不是瘫痪。

老人双眼紧盯着窗外,他终于看到陈玉凄凉的背影,孤单无助,再没有往日的风采。陈玉在拐弯处转过身,朝老人的方向深情地望了一眼,他似乎看到了窗前的老人。老人失声地喊了起来:“陈玉,陈玉……”然后陈玉渐渐地在老头的视线中消失。老头猛然间老泪横流,歇斯底里地狂叫着:“养儿防老,都说养儿防老,我养你这么大了,我老得不能动了,可你,可你……可你却不管我了……”

吴新梅吃惊地看着老人,原来他也不是哑巴。她见老头哭得泪流满面、伤心不已,情不自禁地上前安慰他说,他是个孝子,知道他没时间来照顾你,所以让我来照顾你。

老头没有回头,依然注视着窗外,“他是个不孝子啊!子不教父之过,是我没有教育好他。”老人回过头,看着吴新梅: “是我,是我没有教育好他,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他要去哪里吗?”

吴新梅说:“我知道,我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陈玉,我还知道他是东新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他这是要出远门吗?”

老人又唠叨道:“我养他这么大,我老了,他却不管我。他把我托付给你算完事了,还让我要听你的话,他把一切安排妥当,他就好离开我了。”

“他要去哪里?”

老人悲痛地说:“是我,非逼着他去自首。他若不去自首,我就威胁他要从这里跳下去。他对不起这个家,对不起人民群众,对不起这个社会,他罪孽深重。可我是个人民教师,我连儿子都没教好,我有何脸面活着?我心痛啊!”

吴新梅不敢相信脑子不太清爽的老人竟然如此清醒。她面对眼前的老人突然觉得脸红。在她刚刚进门,在他看着陈玉走出去,那个时候她就得意地想,接下来要好好地报复这个老人。因为这个老人是陈玉的父亲。

因为几年前,吴新梅的儿子报考了东新公司,笔试、面试都通过了,可后来进去的不是她儿子。吴新梅就去东新公司讨说法。东新公司给出的答案是她儿子的体检没过关。吴新梅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后来她听知情人说,进去的那个人是董事长陈玉的亲戚,根本不是她儿子体检没过关。

天下之事就是如此巧,陈玉却请了吴新梅来照顾他父亲。吴新梅本想好好报一下仇。可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此时的吴新梅慢慢收起了仇恨的目光,看着老人不停地自责和伤心,她已没有一丝的敌意,她同情地说,你是个了不起的父亲,在法与情面前一点不含糊。他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儿子,知错能改,需要一定的勇气。

老人回到轮椅上,无助地看着吴新梅。

吴新梅推着他来到客厅,说:“啥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他……”



版权所有:昆山市法治宣传教育中心,昆山市尚法文化传播研创中心 地址:昆山市前进西路1801号

电话:0512-57507630 电子邮件:ks_sfj@126.com

ICP备案:苏ICP备13007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