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在婚礼前死去

【基本案情】

新娘王玉茹是一名小学老师,性格内向,人品朴实,2年前经人介绍认识了新郎徐小刚。徐小刚是一家房产公司的部门经理。两人在半年前办理了结婚登记,经过半年的精心筹备,定于8月8日举办婚礼。没想到,什么都筹划好了,却发生这样意想不到的惨剧。

按照时下年轻人结婚的惯例,新郎新娘在婚礼前,通过新郎徐小刚的朋友李军预订了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最高一层39层的豪华房间,李军是这家宾馆的大堂经理。婚礼的前夜,新郎新娘就住在这里。上午8点,新郎新娘该起床准备了,新郎新娘的父母和亲属见房间门一直关着,敲门没人应答,打他们的电话也没人接,就叫来服务员开门,没想到,只见新娘赤身裸体倒在浴室里,几乎已经没有了呼吸。而新郎不知去向。在写字台上,有人发现了新郎留下的一封信,信这样写道:玉茹:你好!当你见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走了。请原谅我不辞而别。我思来想去,觉得你不是我所爱的人,如果和你结婚也是在欺骗你,所以,决定取消我们的婚礼。对不起。徐小刚。

这下,新娘家属与新郎家属之间闹开了锅,原本的亲家开始吵得不可开交,新娘父母认为,女儿的死亡一定与新郎的突然离开有关,女儿是在看到了新郎的字条后给气死的。好端端的女儿就这么给气死了,当然要男方负责。可男方父母认为,即使自己的儿子做的不对,但王玉茹怎么可能看了信之后也不穿衣服,立刻被气死了?而且新娘是死在浴室里的,这不可能啊。一定是新娘这几天身体比较劳累,浴室里又很闷热,可能是被闷死的。无论如何,新娘死的太蹊跷,双方情绪剑拔弩张,僵持不下,他们认为应该让警察来调查事实真相。酒店的大堂经理,也就是新郎的好朋友李军看到新娘不明不白死在酒店里已向公安局报了案。

公安人员赶到后,经法医检查,新娘身上无明显外伤,死因是心肌病突发猝死。但是,王玉茹父母坚决不认可这样的结果,他们一再对警察强调,女儿的心脏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怎么会心肌病猝死呢?后来,法医对他们介绍,人在巨大的压力之下,或者出现巨大的情绪波动时,人的下丘脑垂体会分泌一种激素,这种被称为儿茶酚胺类物质的激素会迅速引起血管收缩,使血压升高,心跳加快,耗氧增加,从而引发心肌病猝死。

新娘死亡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促使新娘突发的心脏病呢?证据在哪里?警方开始调查死者生前最后接触的人,最后接触新娘的人才能提供重要的线索。据王玉茹父母讲,事发前一天晚上,是他们最后离开女儿女婿住的宾馆房间的,除了新郎徐小刚,没有其他人和王玉茹接触,所以,唯一的解释是:新娘起床后看到了新郎留下的信,当时很突然也很难过,受到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但她还坚持去洗了个澡,此时,本来已经被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血压升高,再加上浴室热水热气一蒸,加剧了血压升高,心跳加快,从而引发心肌病猝死。到底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几经寻找,最后,徐小刚的朋友终于和徐小刚取得了联系,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悔婚后的徐小刚与前任女友一起私奔了。

徐小刚在与王玉茹相识之前,有一个相恋了3年的女友,这个女优名叫沈倩,是徐小刚大学的校友,徐小刚深爱着沈倩,大学里他们几乎形影不离,但是,两人的恋情遭到徐小刚父母的坚决反对。为什么呢?因为沈倩的爸爸因为贪污被判过刑,妈妈和爸爸就此离婚,这和徐小刚温馨和睦的家庭背景大相径庭,一向看重门当户对的父母坚决反对徐小刚和沈倩来往。但两人还是偷偷来往,最后,徐妈妈跑到沈倩学校,当着同学的面,警告沈倩不准再和自己的儿子来往,搞得沈倩脸面扫地,再也无法在学校待下去了。只好考托福,申请出国留学一走了之。徐妈妈斩断了沈倩和徐小刚的关系,就忙着给儿子物色对象。王玉茹就是徐妈妈相中的儿媳妇,内向温柔,人品好,主要是家庭背景好,和自己家比较般配。痛苦无奈的徐小刚在母亲的安排下,和王玉茹开始交往。王玉茹确实是一个好姑娘,但徐小刚怎么也爱不上她,他始终忘不了沈倩。但是在父母的催促安排下,徐小刚和王玉茹也不知不觉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可就在徐小刚和王玉茹婚礼的前一个月,沈倩从国外回来了。两人通过MSN联系上了,并相约见面。这一见面,打开了徐小刚压抑已久的感情闸门,徐小刚开始犹豫要不要与王玉茹结婚。犹豫再三,终于在婚礼的当天早上,选择了悔婚离开。

经过调查,公安机关认为没有刑事犯罪存在的可能性,没有立案。至于民事赔偿方面,女方家属是否可追究男方的经济赔偿责任,这个不归公安局管,请他们到法院去起诉。

王玉茹的父母在办完女儿丧事后,就将女婿徐小刚告上了法院。他们认为,徐小刚在婚礼当天留下纸条突然悔婚失踪的行为,导致了女儿猝死的结果,徐小刚的行为显然是有明显过错的,根据民法通则第106条规定:公民由于过错侵害他人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要求徐小刚赔偿女方家属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共计100万元。法院受理了该案。

徐小刚通过朋友了解自己出走后家里的情况,才知道王玉茹已经不幸去世的消息。这个消息,无论对徐小刚还是沈倩来说,都带来了深深的负罪感,徐小刚也认为,就是因为自己的悔婚才刺激了王玉茹心脏病突发死亡。当得知王玉茹的父母已经将徐小刚告上了法院,沈倩劝说徐小刚应该出面应对,并且向王玉茹父母表达歉意。

   就这样,徐小刚出现在了法庭上。面对痛失爱女形色憔悴的岳父岳母,徐小刚跪在他们面前请求他们原谅,原以为王玉茹的死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法官看到这一幕,首先建议双方调解解决纠纷。最后,双方达成诉前调解协议,徐小刚支付王家赔偿款80万元。徐小刚和王玉茹共有一套婚房价值120万,徐小刚将属于自己的份额60万全部折价作为赔偿款给了王家,还缺20万,由沈倩替他给了王家。

这样一桩新娘意外死亡的案件就此调解解决了,但是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徐小刚履行了赔偿责任后没几天,徐小刚的朋友李军,就是酒店的那位大堂经理,告诉徐小刚一个正在宾馆里风传的消息,说有关王玉茹的死亡可能另有原因,王玉如的死不是被气死的,而是被清洁工吓死的。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徐小刚听李军这么说,连忙通过李军找到了那位清洁工,了解到了事情的另一面,原来,8月8日这天早上7:00左右,按照工作规程,清洁工开始清洗酒店的外墙,酒店请来的清洁工穿着工作服,手里拿着毛刷,刮水器悬挂在酒店外墙从上往下一层一层地开始清洗。当清洗到39层某一房间外墙时,床帘是拉开的,清洁工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住客赤身裸体从浴室走出来,这把清洁工下了一跳,没想到女住客还光着身子径直朝窗边走来,这时他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估计女住客是近视眼,当她走近后才看清楚原来窗外黑乎乎的东西是一个正朝着室内张望的人时,,顿时惊叫一声,立刻返身又跑进浴室躲避。清洁工也被吓得半死,还好有保险带否则非从39楼摔下去不可。清洁工也迅速离开该房间外墙区域,他以为女住客是一时被吓着,没有太在意,继续干活。徐小刚听完清洁工的叙述,连忙带清洁工去寻找房间的位置,不出所料,事发地点正是他们当时定的新房徐小刚发誓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酒店清洗外墙竟然不告知住客,最重要的是,根据清洁工说的看到王玉茹从浴室出来的时间是7::30分左右,而法医推定王玉茹的死亡时间是7:30--8:00之间,这在时间上是完全吻合的。这可以充分说明王玉茹的死与清洁工有关,与宾馆有关。

  于是,徐小刚通知了双方家长,大家一起来到酒店交涉。没想到,酒店经理告诉他们,酒店总要定期清洗外墙,当时酒店正在清洗外墙的通知早就安放在每个房间的写字台上,告知住客早上7:00——9:00正在清洗外墙,不要拉开窗帘,是住客自己没有看到,拉开了窗帘,怎么能怪酒店呢?

当时酒店的通知和徐小刚的悔婚告别信都是放在写字台上的,由于徐小刚那时满怀心事没有注意到那份通知,从逻辑上来分析,王玉茹也没有看到通知,否则,她不会去拉开窗帘,既然她没看到通知,也应该没有看到徐小刚的信,醒来不见徐小刚,她一定以为徐小刚去忙着准备婚礼了,于是去浴室洗澡。徐小刚认为,王玉茹的死不是由于自己造成的而是被酒店的清洁工吓死的。

双方各执一词,最终,徐小刚和王玉茹的父母以原告的身份将被告宾馆告上了法院。认为被告宾馆既构成违约责任,又构成侵权责任,属于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竞合。根据合同法122条:因当事人一方的违约行为,侵害对方人身、财产权益的,受损害方有权选择依照本法要求其承担违约责任或者依照其他法律要求其承担侵权责任。先原告已侵权责任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包括精神损害赔偿在内的各类损失人民币100万元。

  法庭上,宾馆出示了事发当天给各个房间的清洗外墙通知,并有其他住客作证,表示确实看到了该通知。宾馆认为,自己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不存在违约行为;而且,清洗外墙是宾馆必须要定期做的事情,清洗外墙本身是一个正常的管理行为,不存在侵权行为。

  法院经过审理,最后认为,酒店清洗外墙的通知内容,没有对消费者有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以通知的形式放在客房写字台上的做法,不违反行业规定,酒店没有过错,也不构成违约。故酒店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酒店有清洗外墙计划或正在清洗外墙的,应该在客人入住时及时告知,仅在房间里安放通知的做法尽管按照目前的法律没过错,但还是有欠缺,希望在以后工作中予以改进。通过法官的调解,根据公平原则,酒店同意适当给予原告经济补偿3万元。

最后,徐小刚将3万元补偿款全部交给了王玉茹的父母。尽管在这起诉讼中,法院认为酒店没有责任,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徐小刚要不要向王玉茹的父母要回当初的赔偿款呢?之前,王玉茹的而父母将徐小刚告上法庭,认为女儿是被徐小刚气死的,徐小刚因此赔了80万给王玉茹父母。那么,这笔钱要不要还给徐小刚呢?王玉茹的父母也陷入了纠结之中。

经过再三考虑,最后,徐小刚意识到自己的悔婚行为和王玉茹的突然去世,已经给王家带来了深刻的伤痛,老人已经悲痛欲绝,自己不应该再去提要回赔偿款的问题,最后,徐小刚和沈倩决定不要求返还赔偿款,以作为对王玉茹父母的一份安慰。

【法官提醒】

 

什么样的行为构成犯罪就知道为什么公安机关没有本案作为刑事案件来立案了。

我国《刑法》规定有几百多种犯罪,从构成要件上进行分析,每一种犯罪都具备四个方面的要件:即犯罪主体、犯罪的主观方面、犯罪的客观方面、犯罪客体。四要件缺一不可,才能构成犯罪。具体说来即:(一)犯罪主体。是指实施犯罪行为的人。每一种犯罪,都必须有犯罪主体,有的犯罪是一个人实施的,犯罪主体就是一人,有的犯罪是数人实施的,犯罪主体就是数人。根据刑法规定,公司、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团体实施犯罪的,构成单位犯罪,因此,单位也可以成为犯罪主体。
(二)犯罪的主观方面。是指犯罪主体对其实施的犯罪行为及其结果所具有的心理状态。犯罪主观方面的心理状态有两种,即故意和过失。比如犯盗窃罪,犯罪人希望将他人财物窃为己有;犯故意伤害罪,犯罪人希望造成他人身体受到损伤的结果。有的犯罪是过失性质的,如失火罪,犯罪人就具有疏忽大意的心理状态。在单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该单位对犯罪行为负有责任的人员也同样具有主观心理状态。
(三)犯罪的客观方面。是指犯罪行为的具体表现。比如犯诈骗罪,犯罪人具有虚构事实、欺骗他人的行为,贩毒罪具有贩卖毒品的行为,等等。
(四)犯罪客体。是指刑法所保护而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关系。比如故意伤害罪的犯罪客体,是指刑法所保护的公民人身权利不受非法侵害的这种社会关系。

在本案中,根据本案初步的调查显示,新娘很可能是由于在婚礼举办当天,突然看到新郎的悔婚信极其郁闷难受,血压升高,气急之际又去洗澡,被浴室热水热气一蒸,加剧了血压升高,心跳加快,从而引发心肌病猝死。

因此,虽然出现新娘王玉茹死亡的结果,既不存在有人故意或者过失犯罪的主观方面(注意:这里的过失仅限于刑法规定的两种过失:疏忽大意的过失以及过于自信的过失),也不存在具体的犯罪行为,没有侵害刑法保护的某种社会关系,所以公安机关没有将此案作为刑事立案。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 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

第九十一条 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 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因第三人侵权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由实施侵权行为的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有过错的,应当在其能够防止或者制止损害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赔偿权利人起诉安全保障义务人的,应当将第三人作为共同被告,但第三人不能确定的除外。

所以,所谓的安全保障义务就是经营者要在合理限度范围内保障在进入本场所内的人员人身安全。在本案中,酒店作为经营者管理者,是否尽了安全保障义务呢?我们知道清洁外墙行为本身不违法,酒店在清洁外墙时前发出通知,安放在每个房间的写字台上,告知住客早上7:00——9:00正在清洗外墙,不要拉开窗帘。应该说已经尽了其告知义务,其行为属于合理的适度的范围内,不用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七条 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

第十八条 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
  宾馆、商场、餐馆、银行、机场、车站、港口、影剧院等经营场所的经营者,应当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

新娘王玉茹入住酒店接受酒店的服务和酒店形成消费服务合同,酒店亦有保障其人身、财产安全的义务。同样的,酒店的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在提供可能存在人身损害的服务也尽了做了说明和警示,防止危害发生。由此看来酒店也没有违约,不用承担违约责任。

因此酒店不需承担侵权责任,也不用承担违约责任。死者没有看到酒店的清洁通知,拉开窗帘并且由于近视没能及时回避被吓到应属于意外事件。

法院调解让酒店承担3万元的经济补偿基于的是公平责任原则,什么是公平原则呢?根据《民法总则》第六条 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 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

中国公平责任原则的适用应当具备三个条件:1、当事人双方都没有过错。

2、有较严重的损害发生。3、不由双方当事人分担损失,有违公平的民法理念。公平责任原则弹性较大,赋予了法官较大的自由裁量权。这就要求法官依据内心的公平、正义的道德观念,来合理确定当事人是否应当分担损失以及如何分担损失。


版权所有:昆山市法治宣传教育中心,昆山市尚法文化传播研创中心

地址:昆山市前进西路148号银河大厦

电话:0512-57507630 电子邮件:ks_sfj@126.com

制作维护:昆山市一诺广告有限公司 ICP备案:苏ICP备13007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