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赖 挂名老板的债务烦恼

【基本案情】

2013年8月8日下午,柳萍的手机突然收到兴业银行的条短信通知,她的13万元银行存款被法院强制扣划,柳萍急忙向银行询问方知,原来鼎铭幕墙公司欠南京市天和公司30万元债务,由于柳萍是幕墙公司法定代表,,法院依法对其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柳萍在电话里向法院执行人员哭诉冤枉,称自己并不是公司的老板:事情发生后.柳萍思来想去,突然想起自己三年前无辜卷入的一桩官司,2010年.柳萍接到了南京市天和公司起诉幕墙公司的法院传票,法院告知她作为幕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应准时出庭应诉。开庭时,天和公司向法庭提交了幕墙公司的工商登记资资料显示幕墙公司于2006月21日成立,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和发起人为姜小峰、柳萍,柳萍为公司法定代表。2008年8月18日,经工商部门核准,幕墙公司进行了变更登记,公司实收注册资本由原来的10万元变更为210万元;变更后的股东仍为姜小峰、柳萍,其中姜小峰持股比例为90%,柳萍持股比例为10%,在幕墙公司公示的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事项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的证明公司章程等材料中,均公示有柳萍的签名,虽然柳萍主张工商登记材料中的签名均非本人签名,但却没有向法官提出对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2011年9月23日,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幕墙公司未履行判决义务,天和公司向法院申请执行。2012年5月法院依法认定幕墙公司股东姜小峰、柳萍抽逃注册资金追加他们为被执行人。

在这起诉讼中,柳萍看到幕墙公司发起人里有姜小峰的名字,猜到自己涉诉与出借身份证有关。2015年,柳萍在南京市一家驾校做出纳会计时认识了做汽车销售的姜小峰,两人并无深交。2016年下半年,柳萍取得会计从业资格证。姜小峰称有个朋友的公司需要找代账会计,要验看一下柳萍的居民身份证。柳萍因急于揽活,就将证件直接交给了姜小峰。柳萍没想到,身份证的出借让自己惹祸上身。

姜小峰还给柳萍身份证后,再没有出现过,柳萍却官司纷至。此时,柳萍恍然大悟原来姜小峰介绍工作是假,让她做挂名老板是真。柳萍为了撇清与这家公司的关系,根据工商登记资料上的地址找到幕墙公司。然而此时的幕墙公司早已人去楼空。此后;柳萍边向法院申诉,边寻找姜小峰的下落。2016年3月,柳萍上了法院的失信执行人名单,进入江苏省个人信用社会征信系统。因存在不良记录,柳萍申请住房贷款时被银行拒绝。为挽回名誉,柳萍向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幕墙公司及姜小峰侵犯其姓名权,庭审期间,幕墙公司、姜小峰均未到庭。柳萍述称其自2008年3月5日起至今始终在江苏省阜宁县工作生活不可能来南京经营公司。为此,她向法院提交了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所在社区及劳动社会保障局证明等证明文件,用于证明其述称属实。
    法院审理认为,幕墙公司是两个自然人股东依照规定注册登记成立的法人公司,工商登记管理部门在审核登记过程中仅对申请登记注册资料进行形式审查,符合规定的即核准登记并发营业执照且对外公示幕墙公司自登记设立之初,其对外公示的股东之一及法定代表人即为柳萍,并非幕墙公司在成立后非法使用柳萍姓名,即便他人冒用柳萍姓名行注册登记,幕墙公司也不构成侵犯柳萍的姓名权故柳萍主张幕墙公司侵犯其姓名权无证据支撑。柳萍提交的证据是证明其长期在外地工作生活,不可能在南京经营公司。即便柳萍述称属实,也不必然!排除其为幕墙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法律也不禁止公司股东或者法定代表人将公司委托他人经营管理的情形。现工商登记材料中的柳萍签名不知何人书写,仅凭柳萍的单方述称并不能形成证据链,即便柳萍述称属实,也不具备唯一性和排他性。故柳萍主张姜小峰侵犯其姓名权证据不足。

2016年12月初,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因柳萍的主张无证据支撑,驳回其诉讼请求。柳萍对一审判决不服,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她吸取了此前败诉的教训,数次到姜小峰居住的南京市建邺区查访,获取了姜小峰的手机联系方式,此后,柳萍与姜小峰几度通话并录音。在通话中姜小峰承认自己冒用柳萍的身份信息办理幕墙公司工商登记及增资手续,将柳萍列为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二审期间,经柳萍申请,法院委托鉴定中心对工商登记注册材料中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2017年8月11日,司法鉴定结论出具倾向性意见:签名字迹均不是柳萍所写。

二审开庭前,主审法官与姜小峰通过电话联系,姜小峰陈述自己十几年前在驾校认识了柳萍,曾借用柳萍的身份证。但是自己和柳萍的身份证都被盗了,对设立幕墙公司及增资的相关事宜均不知情,并表示自己长期在外打工,不在南京,无法参加庭审。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依我国公司法》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应当在公司章程上签名、盖章,首次股东会议由出资最多的股东召集和主持。姜小峰作为公司除柳萍之外仅有的另一股东,且系股东会议召集人应对股东会决议公司章程上股东签名的真实性负责。现姜小峰否认其擅自使用柳萍的身份证办理工商登记的事实并陈述其对此不知情,系其身份证与柳萍的身份证共同被盗而被他人冒用后注册成立公司,但该陈述并未提供证据证实且所陈述内容与常理不符。结合柳萍与姜小峰的通话录音内容可以认定姜小峰幕墙公司擅自冒用柳萍的名义进行公司股权登记、增资并将柳萍登记为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上述行为构成对柳萍姓名权的侵犯。姜小峰、鼎铭幕墙公司共同实施侵权行为,应承担连带责任。
    2017年11月27日,南京市中红人民法院终审落槌,判决幕墙公司姜小峰立即停止使用柳萍姓名的侵权行为,协助柳萍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去除柳萍为南京鼎铭幕墙工程有限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的登记信息。

【法官提醒】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 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

姓名权的法律特征主要有三点:

第一,姓名权的主体只能是自然人,法人不享有姓名权;

第二,姓名权的客体是自然人对自己人格的文字标识的专有权。姓名权的核心问题就是专有权,他人不得享有、使用,只能是权利人自己享有和使用;

第三,姓名权的基本义务是不得非法干涉、使用他人的姓名。姓名权是绝对权、对世权,除了享有姓名权的本人之外,任何人都是义务主体,都负有不得侵害其姓名权的义务。

    侵犯姓名权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那么又应该如何救济呢?

1、干涉他人决定、使用、改变姓名。

2、盗用他人姓名。盗用他人姓名指的是未经他人同意或授权,擅自以他人的名义实施某种活动,以抬高自己身价或谋求不正当的利益。

3、冒用他人姓名。指的是使用他人的姓名,冒充他人进行活动,以达到某种目的。

盗用和冒用姓名的区别:盗用主要指盗取某人姓名,自己不一定就是姓名者本人。如a盗用b的姓名,向c说自己是b的好友,骗取c的信任从而获得某种利益。冒用则是冒用某人姓名,自己扮演的就是姓名者本人。如a说自己就是b,进行欺骗从而获得某种利益。

如发现上述情形,权利人可以要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害等。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就觉得姓名嘛,不就是一个人的符号,不在乎姓名也有一定的权力,盗用、冒用他人的姓名都属于侵权,我们应该谨慎对待我们这个属于我们自己特殊的“符号”。

 

双方的行为均存在瑕疵和不妥之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第十六条规定:“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并处二百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一)使用虚假证明材料骗领居民身份证的;

(二)出租、出借、转让居民身份证的;(三)非法扣押他人居民身份证的。”

第十七条规定:“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公安机关处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或者处十日以下拘留,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

(一)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或者使用骗领的居民身份证的;

(二)购买、出售、使用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的。

伪造、变造的居民身份证和骗领的居民身份证,由公安机关予以收缴。”

本案中,姜小峰冒用了柳萍女士的身份证并进行了工商登记,其冒用行为明显。刘萍女士还可以选择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姜小峰的法律责任。


版权所有:昆山市法治宣传教育中心,昆山市尚法文化传播研创中心

地址:昆山市前进西路148号银河大厦

电话:0512-57507630 电子邮件:ks_sfj@126.com

制作维护:昆山市一诺广告有限公司 ICP备案:苏ICP备13007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