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十场官司 只为证明我就是梁祝

【基本案情】

2011年的一天《达州晚报》在醒目位置刊载了—条新闻:女子闹市拦婚车,新郎原来有老婆。这则新闻的当事人名叫梁兰,坐在婚车里的新郎是她的丈夫,名叫桂承森。那天,梁兰和家人当街阻拦婚车的行为不仅闹得满城风雨,而且还惊动了当地公安。梁家人义愤填膺地指责桂承森涉嫌重婚,而桂承森却一口咬定他这次的结婚行为是合法的并拿出了崭新的结婚证。

报道中,记者看到:在派出所,新郎说,他和拦车的梁兰根本没有结婚,跟今天的新娘才是合法夫妻。而梁兰说她和家人不是无理取闹,她和桂承森共同生活了16年,他们有结婚证。在梁兰拿出的结婚证上,登记的男方姓名为桂承森,而女方姓名是梁祝。梁兰说,这个梁祝就是自己,自己曾用过梁礼祝的名字。1995年,她和桂承森在福建打工。由于赶回四川达州办理结婚证太费周折,于是,他们把这件事委托给桂承森的父亲桂肃代为办理按照桂肃的说法,当时拿到结婚证,他没发现梁兰的名字被写错了。而实际上除了名字登记有误,结婚证上的身份证号码也与梁兰的不一样,登记日期也有涂改痕迹。梁兰说,后来自己发现了结婚登记有误,但没当一回事。婚后第二年,桂承森与梁兰生育了一个男孩。梁兰说,当时他们还在福建打工,生育证也是托桂肃代办的。生育证上登记的女方姓名为梁礼祝。
  几年后,梁兰和桂承森回到老家。梁兰在四川省达州市通川区找了份工作,桂承森在当地的宣汉县当保安,后来还当上了保安队长。2011年7月,桂承森有外遇的风言风语传到了梁兰的耳朵里。不久,梁兰突然接到通川区人民法院打来的电话,说桂承森提出离婚。很快,该法院下达了民事裁定驳回桂承森的起诉,理由是桂承森与梁兰未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其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这—裁定结果,即婚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意味着梁兰和桂承森在法律上不是夫妻。为此,她提出上诉,但二审结果维持了原裁定。那段时间,梁兰四处打听丈夫的下落,甚至还到报社寻求帮助。梁兰满心希望丈夫能回心转意,两人破镜重圆。但桂承森即将举行婚礼的消息如晴天霹雳般把她惊呆了。于是,就有了开篇所述的她和家人街头阻拦婚车一幕。

   登记信息错误,陷入问题怪圈后来,梁家人得知,桂承森以法院下达的那份婚联系不受法律保护的裁定书为证明那新地派出所将婚姻状况改为离异,进而到民政局再次办理了结婚登记。长达16年的婚姻就这样解体,梁兰心有不甘她来到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撤销法院裁定并确定她和桂承森的夫妻关系有效半年后,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通川区人民法院再审此案,但再审结果依然是维持原裁定。对此,梁兰不能接受上诉到法院。2013年7月坛日,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下达了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理由是根据公安机关颁发的身份证件只能认定梁兰与梁礼祝是同一人。桂承森起诉离婚,但梁兰与结婚登记的结婚人梁祝的信息不符,不能认定梁兰与桂承森办理了结婚登记。这样的理由梁兰难以理解。她认为,结婚证上的错误信息是由婚姻登记部门造成的,为了证明自己是结婚证上的梁祝,梁兰曾到相关部门寻找答案,但均未果。梁兰陷入了因当年结婚证登记错误而导致的怪圈中,难以自拔。
   无奈之下,梁兰又把庙安乡人民政府和宣汉县民政局告上法庭.要F撤销桂承森于如|1年再次领取的结婚证。经过一审.二审,相关法院再次以无法证明梁兰与结婚证上的梁祝是同一人为由,驳回了梁兰的诉讼请求。屡次诉讼无果,梁兰心灰意冷了。2015年经人介绍她结识了本地的一名男子正当他们决定到民政局进行结婚登记计问题又来了。梁兰户口本上的婚姻状况写着已婚。同时,她又拿不出离婚证民政部门以此为由拒绝给她办理结婚登记。没有办法她只好拿着2011年法院出具的那份婚姻不受法律保护的裁定书来到当地派出所,要|把她的婚姻状况改为离婚但却没有办成。“公安局的人说,这根本不是判决书……要么拿离婚证,要么拿调解书。婚姻状况的不清不楚.带给梁兰的麻烦还有很多。不仅再婚办理不了.甚至连向银行贷款这样的事情也办不成。结婚证上最初的错登信息不更改,后面的一系列问题都解决不了。2016年9月梁兰再度把庙安乡人民政府和宣汉县民政局告上法庭要求对方更正自己的结婚登记信息确认自己当初的婚姻效力。这次一审法院以梁兰超出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她自起诉。梁兰不服,再次提出上诉。梁兰说从2011年至今的六年间她足足打了十场官司.到现在也没有是到一个明确的说法。截至记者发稿,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指令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人民法院再次审理梁兰一案。

【法官提醒】

根据我国《婚姻法》第八条要求结婚的男女双方必须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进行结婚登记。符合本法规定的,予以登记,发给结婚证。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未办理结婚登记的,应当补办登记。该条规定主要目的是为了保障当事人的婚姻自主权,防止发生包办强迫婚姻。根据《婚姻法》第十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婚姻无效:(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结婚的亲属关系的;(三)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龄的。根据该条规定只有符合前述四种情况下的婚姻关系是无效的,如果登记后发现前述四种情况,可以宣告婚姻关系无效,因此依据我国《婚姻法》可以宣告无效的情形只有四种,结婚登记程序的瑕疵并不是婚姻关系无效的法定的法定理由,据此婚姻登记瑕疵并不当然的会导致婚姻关系无效。因此本案中,梁兰和桂承森的婚姻关系应当按照合法的婚姻关系对待。首先,双方当事人本身结婚是自愿的。其次,双方有长达十几年的婚姻生活,且在婚姻生活期间,任何一方没有提出婚姻关系无效。所以尽管它在结婚程序上有瑕疵,但这一点不足以推翻婚姻关系的效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条规定,重婚罪是指有配偶又与他人结婚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行为,依法可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但本案中桂承森前一次的婚姻关系,经法院一审、二审判决均确认婚姻关系无效,虽然之前我们分析了他前一次婚姻,因婚姻登记存在瑕疵并不当然导致无效。但前述一、二审判决均裁判其婚姻关系无效,在前述生效判决未被撤销前,桂承森的第二次结婚的行为不能构成重婚罪。

但如果没有一、二审判决确认梁兰和桂承森的婚姻关系无效,桂承森的第二次婚姻可能构成重婚罪。如果其结婚对象明知桂承森有配偶仍然与之结婚,也有可能构成重婚罪。为什么说有可能构成重婚罪呢,因为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重婚罪属于告诉才处理的案件,也就是说重婚罪属于“不告不理”的案件,除非当事人向法院提出诉讼,一般情况法院不会主动受理。

一般情况下重婚有两种情形:一种是法律重婚:指前婚未解除,又与他人办理结婚登记。在实行单一登记婚的中国,只要双方办理了结婚登记,不论是否同居,重婚即已构成。一种是事实重婚:指前婚未解除,又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只要双方公开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虽未办理结婚登记,也已构成重婚。

在实务操作过程中,认定当事人法律重婚举证比较简单,只要向婚姻登记机关查询其婚姻登记记录即可,但认定事实重婚举证相对比较难,认定当事人构成事实重婚,主要要认定前婚未解除,又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一般以下几种情况应当视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1)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举行结婚仪式的;(2)有配偶的人虽未与他人举行结婚仪式,但以夫妻相称或者对外以夫妻自居的。而“以夫妻相称或对外以夫妻自居的”主要表现为:当事人间相互承认为夫妻、日常生活间以夫妻称呼;在当事人同居生活过程中,男、女方生病时另一方以妻子或丈夫的名义签名、陪侍;在女方生育孩子时男方以父亲的名义在医院签字;当事人以父母的名义为子女庆祝满月等,这些都可以作为认定以夫妻相称的辅助证据。但认定重婚,通常还需要取得周围群众、当事人亲朋戚友的证言,以证明周围群众认为当事人是夫妻。

 


版权所有:昆山市法治宣传教育中心,昆山市尚法文化传播研创中心

地址:昆山市前进西路1801号,政务服务中心(西区)B座6楼

电话:0512-57507630 电子邮件:ks_sfj@126.com

制作维护:昆山市一诺广告有限公司 ICP备案:苏ICP备13007314号